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朱兴良被带走前自称出差 金螳螂竭力维稳疑点多

2018-12-08 10:57:51
朱兴良被带走前自称出差 金螳螂竭力维稳疑点多 继国腾电子实际控制人“出事”之后,金螳螂再度让资本市场“受惊”。昨日,上证报记者获悉,金螳螂实际控制人、董事朱兴良已被相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 记者获得的22日召开的电话会议纪要显示,朱兴良被带走调查前声称“要出差”。该公司在电话会议上还透露,刚入股的云锋基金并未抛售。蹊跷的是,22日,公司股价在收盘前半小时内直线下挫至跌停板,部分机构可能已知悉该事出货。此外,金螳螂总经理杨震在7月15日抛售28万股又买入5万股,交易时点相当敏感。 金螳螂称暂无直接影响 因市场出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朱兴良的有关传闻,金螳螂于23日开始停牌。该传闻的核心内容是,朱兴良被相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 一位接近金螳螂的人士昨天告诉记者:“朱兴良早在十几天前已经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协助调查的原因暂时未知,不过很有可能和当地的某位官员有关,和上市公司无直接关系。” 23日,金螳螂在其官方网站及微博上再度发布针对市场传闻的声明。公司表示正在积极对该传闻进行核查,目前经营情况一切正常,该传闻不会对公司经营产生实质影响。声明称,早在公司2006年上市之前,朱兴良就退居二线,公司一直由一支成熟的职业经理人管理团队进行经营管理,实现了规范化和系统化的经营运作。公司日常经营在董事长倪林和总经理杨震领导的团队带领下,保持稳健的经营风格,多年来实现了持续的业绩增长。因此,朱兴良协助调查一事对公司暂无直接影响。 据履历资料,上世纪90年代,早年就从事建筑装饰工程的朱兴良,抓住国内室内装饰市场扩大的时机,在苏州创办了金螳螂。2006年,金螳螂登陆深交所,成为国内家装饰行业的上市公司。随着股价一路上涨,朱兴良的身家亦水涨船高。据今年5月有关机构的统计,作为金螳螂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朱兴良家族以189亿元的身家成为江苏首富。 从该公司财报数据看,受益于火爆的房地产市场,金螳螂上市以来业绩稳定增长,近3年净利润从2010年的3.89亿元,快速增长至2012年的11.11亿元,3年间的净利润增幅分别为93.7%、88.5%和51.7%,一直是基金重仓股。据统计,截至6月30日,今年上半年共有64只基金持有金螳螂股份,占公司流通股总量的15.83%。 金螳螂高速增长的业绩,吸引了大批机构持续关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显示,从今年5月以来,就有博时基金、华泰证券、国金证券、平安资管等数十家机构对金螳螂进行实地调研。 紧急会议安抚机构股东 7月22日,在上证指数上涨的背景下,基金重仓股金螳螂在收盘前半小时内被突然砸至跌停。据记者了解,7月22日下午约3点半,申银万国研究所组织召开了金螳螂股价异动说明电话会议,金螳螂董秘罗承云在会上坦陈:“公司目前联系不上朱总,初步询问结果是朱总被纪检机关带走协助调查,被带走的原因、时间等均不清楚”。 某参会人士对记者表示,当时罗透露,朱兴良上个星期曾表示要出差,“因此,我们此前都认为,他出差还没有回来”。 金螳螂方面在会上表示,初步计划停牌5个交易日,直到事情有明确说法之后再复牌。 公开资料显示,虽然朱兴良为金螳螂实际控制人,但在上市公司仅任董事职务,公司董事长为倪林,总经理为杨震。罗承云在电话会上确认,目前金螳螂其余董监高成员都仍在公司正常办公,仅有朱兴良一人联系不上。 在电话会议上,金螳螂还表示,目前公司的客户结构中70%为民企,且项目是通过正常招投标程序获得的,朱兴良平时不参与具体的项目,只审查大战略。公司还表示,今年3月以来订单逐月好转的趋势“应该是能够维持的”。 “从盘面上,上午应该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消息,而到了下午,特别是到了尾盘的时候,应该有人知道了这个事情,所以才出现放量跌停的情况。”某持有该公司的机构投资经理表示。 另有市场人士对记者说,类似的电话会议应该是提前筹备的,包括通知机构股东等事项,“从开会的时间看,应该有部分机构提前知道了大概情况”。 云锋基金刚入股便“中枪” 值得一提的是,由马云等多位明星企业家发起创立的云锋基金刚刚入股金螳螂。 据资料,云锋基金由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和聚众传媒创始人虞锋创立,基金的发起人还包括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等10多位大腕企业家。在此次以战略投资者身份入股金螳螂之前,云锋基金投资的项目有阿里巴巴、支付宝、华谊兄弟、搜狗、寰亚影视等多家优质公司。 根据交易明细可判断,云锋基金是通过大宗交易方式于6月下旬入股金螳螂。公司大股东金螳螂集团在6月份共计甩卖了公司3790万股,累计套现10.02亿元,占总股本的3.24%,其接盘方极可能就是云锋基金。 云锋基金曾表示,投资金螳螂是看中了建筑装饰行业良好的发展前景和公司在行业中的竞争力。 在22日的电话会议中,云锋基金的交易动向也颇受机构关注。对此,金螳螂方面明确表示,当日云锋基金并无抛售,其战略投资者的承诺不会变化。 敏感时点高管曾短线交易 一个饱受非议的细节是,在朱兴良东窗事发前,金螳螂总经理、董事杨震于7月15日卖出公司股票28万股,交易均价为30.44元/股;同日又买入公司股票5万股,交易均价为30.78元/股,构成了短线交易。 对此,金螳螂在深交所互动页上表示,“杨震减持时出现短线交易的情形,是因为误操作所致,并非为追求差价而做出的交易。高管减持并不意味着不看好公司发展,而是出于自身财务需要所进行的资产配置。” 回查资料,早在2010年,杨震因违规交易曾遭深交所通报批评。2010年8月20日,金螳螂披露2010年半年报,而在敏感的“窗口期”内,杨震于8月17日卖出约2.6万股股票。 在22日的电话会议上,公司董秘罗承云表示,高管减持是为了缴纳股权激励的所得税筹集资金,“否则就要贷款”。 查询深交所董监高股份变动情况,进入6月份以来,除了朱兴良、杨震外,金螳螂高管王泓、王琼和监事姜樱也分别减持了1万股、19.7万股和6.6万股。 此外,在此之前的5月29日、1月29日,金螳螂第二大股东金羽公司亦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分别减持了770万股、830万股,套现金额超过5.74亿元。这意味着,在短短5个月内,金螳螂、第二大股东合计抛售了5390万股,套现金额高达15.76亿元。 金螳螂两融数据异常 另一反常情形是,在真相尚未大白之前,22日,金螳螂二级市场上演了匪夷所思的资金博弈。 22日,金螳螂成交量创上市以来的天量,且尾盘股价被砸至跌停。22日龙虎榜信息显示,5家机构现身卖出席位,合计成交2.91亿元,单家机构卖出金额为9661万;同时有3家机构共买入4801万。 在二级市场股价跌停的同时,金螳螂两融数据却出现了融资大举做多的反常景象。数据显示,金螳螂22日融资买入额高达7043万,创历史新高,此前当日融资买入额仅为3444万元,当日融资买入额的平均数据仅为734万元;同时,融资当日偿还额也创出新高,当日共偿还4625万元资金,当日偿还额历史第二位的数额为3103万元,当日偿还额的平均数为659万元。在融券方面,变化并没有如此大的幅度,当日融券卖出量不到50万股,对市场影响较小。 一个大大的问号是,这些抢筹资金为何在金螳螂股价大跌时介入? 金属徽章
镀层测厚仪公司
机器人电缆
无轨火车
无水亚硫酸钠
河南郑州冷却塔
两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为什么夜间孩子容易发烧
半岁宝宝咳嗽有痰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